义马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清清的两塘水13 [复制链接]

1#

十七解放了,我终于有书读了姐姐出嫁后,养母和我亲近了很多,我做工回来换下的衣服,养母也会拿去帮我洗,虽然她此时的视力已经很模糊了,但还是比我自己洗得干净多了。如果我没有去给人家做小工,只是帮自家砍柴或做别的事情,养母总是等着我一起回来吃饭,不会像原来那样剩一些冷饭冷菜给我吃,现在餐餐都能吃到热的饭菜,感觉有阳光照进了我的生活。帮人家插秧时,中餐那顿,东家给田间劳动的人送来的饭菜量都挺足,每人碗里都有三块厚厚的米粉肉,我一般舍不得吃,留着拿回去给养母吃。养母不会吃完,总是留下一些给我。开镰割稻子时,东家会给每人发半斤米糕,我也只尝一点,大部分拿回家给养母吃,但养母会说:“你在外面做工很辛苦,也要多吃点,要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我一年到头在外面做工只能解决吃饭的问题,穿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的,养母自己穿的还是养父在世时给她做的衣裳。我的衣服都是益善婶婶给的,都是大哥他们穿小了的半旧的衣服。夏天好办,我通常是赤膊,习惯了也不怕晒。晚上收工回家,养母经常会帮我擦洗脊背。到了寒冬腊月,天气很冷,我穿的是破旧的棉袄。到了年底我帮人家榨油,会赚到油,帮人家舂米会赚到米。我现在能顶一个大人做事,做的甚至比大人还好,缺劳动力的人家都喜欢我去做事。正是这样,显照哥哥对我说,说保长的老婆说了,等我长大了,要我顶替他去给他们家做工。我说,他们痴心妄想,我是不会去他们家做工的。显照哥哥叮嘱我不要把这个想法让别人知道,万一传到保长的老婆那里,他夫妇俩会利用自己的势力,千方百计的给我制造障碍。这个我知道,所以每隔一些时日我会去保长家做点事,给他们灌灌迷魂汤,让他们觉得我长大后,会心甘情愿的去他们家做长工的假象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我要读书,通过读书给自己奔一个前程。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也曾让我热血沸腾起来。八年了,有多少家庭像我原来那个家一样,被日本鬼子害得家毁人亡。日本狗强盗在我们中华大地上制造了多少惨案,他们烧杀掳掠,无恶不作,坚强的中国人民不知花了多少代价,才赢得了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。我多么渴望世界从此和平,渴望我生父曾讲过的那个“自由平等的社会”的到来,更盼望着三祖父跟我讲的“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有书读,有饱饭吃,有衣穿”的时刻的到来。然而才赶走日本鬼子,蒋介石又发起了内战,阴霾覆盖了中华大地,这天什么时候会亮呢?这段时间,三祖父每次从马市回来都会有新消息带回。他会说:“南京解放啦!”“南昌解放了!”“吉安解放了,现在是在泰和县那边打,我估计我们这里过两天就要把国民党的军队赶跑。”我用一种新奇的眼光望着三祖父兴奋地说:“三爷爷,你的消息真灵通。”“你知道你三爷爷是什么人吗?我们两塘村只有他心明眼亮,什么事能逃过他的眼睛。”养母说。特别是三祖父那句“等着好消息”更让我振奋。三祖父是个有远见的人,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有把握的,没有根据的话他从来不会乱说。那晚我难以入眠,养母催了我几次要我赶紧睡觉,我说我睡不着。我站在窗前,望着那轮明月,望着深邃的夜空,我又想起了爷爷奶奶,想起了生父生母,也不知生父是生是死,已流落何方?我不知自己过了多久才上床睡的觉,睡得很香甜。天亮了,养母轻轻拍醒我,神色有点紧张:“显道,你三爷爷说外面睡了很多兵,远处的草地上到处都是兵。”我朝窗外一看,果真!到处都睡满了兵,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这些兵的装束跟我之前见过的国民党的兵不一样,莫非......这时,我听到三祖父在堂屋里兴奋地唤着大家:“大家都起来吧,我们的解放军来了!”随即他打开大门,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命令他的部下:“你们几个让出一条道来,老乡要出来了。”睡在大门口的几个解放军立刻腾出了一条道,军官说:“对不起,老乡,我们以为你们没有这么早起床,就多睡了一下,防碍你们了。”三祖父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:“同志,你们可以搬到屋内的大厅里多睡一会儿。”“不行,不能打扰老乡,这是纪律。”军官说。解放军的到来,给两塘村带来了一片新的天地。三祖父动员乡亲们把家里的余粮,瓜果蔬菜卖给解放军,解放军一一过称,如数付钱。解放军这严明的纪律让我想起不久前几个国民党兵闯到我家来,把从隔壁抢来的鸡鸭鱼肉逼着养母煮给他们吃,他们走时我问他们要工钱,一个兵恶狠狠地说:“你们要命还是要钱!”“他妈的,要你们煮餐饭就要工钱,你这个穷小子不想活了!”另一个兵也骂骂咧咧的,还想扬手打我。养母吓得连声哀求:“老总,孩子不懂事你别跟他计较。”

这两种兵的行事作风是多么不同,解放军不愧是人民的子弟兵。解放军走后不久,各级人民政府都相继成立,我们两塘村来了工作组,为了使土地政策家喻户晓,村里办了夜校,我也去上了夜校,我还当上了儿童团长,经常领着儿童团员们协助农协会的民兵站岗放哨,显照哥哥当上了民兵连长。无恶不作的昌和麻子得到了应有的下场。在对他的批斗会上,台下的乡亲们个个心中都燃烧着一团怒火,人们像潮水般涌上台去,个个都抢着上去控诉昌和麻子的罪行,恨不得把昌河麻子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。批斗会一结束,无恶不作的昌和麻子就被执行了枪决,人们无不拍手称快。显照哥哥总算翻身了,不用去他家做那种长年没有工钱的长工了,我也不再担心会遭受哥哥那种厄运了。工作组的同志来我们家进行访贫问苦,他们对养母说,农协会经研究决定,会帮我们解决吃饭的问题。他们也了解了我的身世,对我在儿童团的工作作了肯定,并说已经和小学的校长讲好,免去我所有的学杂费,让我下学期去学校读书。日盼夜盼,我的心愿总算要实现了,没有共产党,我还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才能踏进校门。工作组的同志临走前还对我说,马市区政府第二天要举行庆祝“六一”国际儿童节大会,要我代表乡儿童团去参加这个大会,那晚我兴奋的一夜没睡。那次工作组的到访,我竟然知道了三祖父原来一直与地下党有联系,难怪他的消息那么灵通。土地还要等明年下半年才能分下来。因村里成立了互助组,不久我就要报名上学了,为了分到田地后不影响学习,我也参加了互助组。我得趁空闲的时候多帮大家干点活,到时候我家的田分下来了,他们也会帮我干。在夏收夏种的劳动中,我参加了割稻,我从不偷懒,早出工晚收工,谁都喜欢我做事。除参加互助组的劳动外,我还得抓紧时间上山砍柴,一部分自家用,一部分要拿去卖钱。但是再忙我也得偷闲去向丁秀姐和大哥他们学知识,大哥说以我掌握的知识,可以直接读五年级。自从知道自己有学上了,我天天心里乐开了花,经常是边干活边哼歌,干活再累我心里也是甜的。农协会每个月会给我们家生活补贴,生活有了保障,我对学习的欲望更加强烈了。开学前,我把家里的柴米油盐都备好了,我跟养母保证,我既要把书读好,也要担起这个家的责任。除了参加互助组分配的活,我还得抓紧时间上山砍更多的柴,多赚点钱,储备一点生活的开支。一有空隙我就往益善叔家跑,向大哥和丁秀姐讨教更多的知识。大哥特意托人在外地给我买了一套扫盲用的看图识字课本,并给我讲了如何根据图案识字的方法和技巧,丁秀姐每天都出四年级的算术题给我做。开学前几天,大哥给我送来了一个书包和一套文具,一些纸张和练习本。姑母和三祖父也给我准备了书包和文具,这样我就有三套学习用品了。有时我还背着个书包在堂屋里走来走去,乐得直咧嘴。这栋百年老屋很久没有喜事了,如今却双喜临门。我有书读,算是一喜,另一喜是显照哥哥要去参军了。当几位农协会的干部在喧天的锣鼓声中,抬着一块上面写着“参军光荣”的牌匾来到家门口时,显照哥哥激动的说不出话来,只是一个劲的咧嘴笑。连三祖父都感慨地说:“国民党时期当兵是强行抓去,害得全家人呼天抢地。如今当兵又要写申请,又要政审,还要检查身体,全部过关后还要开欢送大会,新兵戴上大红花,一家人喜气洋洋的,感觉特别的光荣。唉,真的是时代不同了!”开学的头一天晚上,我激动的一夜没睡。第二天天没亮就起床了,背上书包,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,心里乐开了花。吃完养母煮好的早饭,我邀上了隔壁的王锦文一道去学校,走在路上,我用双手拢成喇叭状朝远处砍过柴的山丘和劳作过的田地大声喊:“我要上学了!”报名时班主任王成鑑老师对我说:“你家的情况我都了解了,马市小学教导主任王显荣是你大哥吧?他说你没进过学校,但人很聪慧,接受能力强,说你有信心直接读五年级,要我关照你。你好好努力,万一下学期期末考试你升不到六年级,就再读一个五年级吧。”接着他又问,“你一定要读五年级吗?”“老师,我一定要读五年级,我有信心把书读好。”我信心满满地说。老师把我带到班上,向同学们介绍了我,可我看到各种不同的表情,又好奇的,有期待的,有嗤之以鼻的,下课后各种风凉话灌进我的耳朵:“从来没读过书的人,竟然一读就读五年级,不会是来混日子的吧。”“不知天高地厚,以为读书那么容易,想一步登天,我看他读一两个月后就会自动退到低的年级的。”“瞧他那蠢样,是读书的料吗?”……尽管耳旁充斥着冷言冷语,可我一点都不在乎。有书读了,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,我相信自己能把书读好。校长在大会上说,温室里的花是经不起风雨的,班主任在班会上也说,只要有信心肯努力,将来就会有成就。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我经过了很多风雨,我什么苦都能吃,还怕书读不好吗?我的同桌叫曾道善,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子弟,以他为首的几个同学常常对我冷嘲热讽,经常在班上当着同学们的面出我洋相,用言语侮辱我,他们想逼我自动退学或自动到低年级去读。他们常常这样谩骂着:“那么蠢的人还自以为聪明,想读五年级,小学毕业证都不一定拿得到呢。”有时我真想用拳头跟他们较量一下,又想到他们人多,我是一个人,再讲我是来读书的,不是来打架的。我始终忍耐着,我知道只要把书读好了就能堵他们的嘴。三祖父、三祖母和大哥也经常叮嘱我不要去理睬他们,要学会隐忍,三祖父还说:“不生气是为了更争气。”不过说实话,开学后的几次测验我总是做不到几题,是班上最差的一个。教数学的欧阳老师总是鼓励我:“你考得不好,不能说明你蠢。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认真的孩子,平时有不懂的题就来问我,对自己要有信心,老师相信你一定能把数学学好的。”班主任老师也找我谈话:“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,欧阳老师认为你的潜力很大,他对你有信心,我也对你有信心,你自己也要有信心。”接着,他又问,“你怎么都不来上早读课的呀?是什么原因?”“老师,我每天早上都要砍柴挑到榨油厂去卖,家里的油盐酱醋都得靠卖柴的钱来买。我妈妈眼睛是瞎的,我没读书以前,如果不去给人家做小工,只要天一晴,我每天都要去山上砍三次柴。”我有点局促地说。

“哦,我还不知道你家困难到这个地步,有同学反应说班上有几个同学欺负你,这个事我下午会在班会上说。”下午的班会,班主任先总结了开学以来班上出现的情况,最后提到了我的事情:“同学们,自从王显道同学来了我们班,他对待同学很友好,学习也很刻苦,大家都看得到,但个别同学对他很不友好,瞧不起他,甚至侮辱他,可他始终默默忍着,专心读他的书。每个人的家庭条件不一样,穷孩子只要努力了,也是能把书读好的。我相信王显道同学到了毕业的时候会赶上你们,甚至还会超过你们。”尽管我一再忍耐,班主任在班上也多次警告了那几个同学,但那几个同学总是执迷不悟,继续不停地嘲笑我,攻击我。只要天晴,每天早上我都要上山砍柴,回到家匆匆吃完早饭,又赶着跑去学校上课,常常是一身的汗水也来不及换衣服。到教室坐下来后,同桌曾道善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,用手捂着鼻子:“哎呦呦,这臭汗真是难闻,也太不讲卫生了吧。”我只能囧着脸说:“怕迟到,来不及换衣服。”有一次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谈理想的作文,老师觉得我写得不错,要我在课堂上念给大家听,当我念到:“将来我要读初中,考高中,升大学,做一个建设祖国的有用人才……”那几个同学发出“啧啧啧”的冷笑声,一下课他们就在那里一唱一和的演戏:“还想升大学,真不知天高地厚,我看他能读到小学毕业就了不起了。”“他那叫吹牛,吹牛又不犯法。”“说不定他连六年级都升不上去,被学校降到低年级去,嘻嘻……”我不管他们怎么嘲笑,都默不作声,可丁秀、欧阳君莲、欧阳德明等一些同学总是为我感到愤愤不平,有时还会为了我跟他们起争执。欧阳君莲回击他们说:“别看人家穷,但人家穷得有志气,人又聪明能干,学习又这么努力,到时候肯定超过你,我看你到时候都没脸见人呢!”有一次语文老师在公开课上要我朗读课文,我声情并茂地朗读完后,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听课的老师和大部分同学都为我热烈地鼓着掌,这是我进学校以来第一次获得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,也让一些同学从此对我刮目相看。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我会唱歌,都喜欢听我唱歌。有一天,我在学校门口哼唱着《白毛女》选段,被教导主任傅定理老师听到了,他一直站着听我唱完才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你是新来的王显道同学吧?我早就知道你唱歌好听,马市小学的王显荣主任跟我说过。你午休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,唱给我听听,我也喜欢这个。”傅定理老师宽宽的脑门,粗粗的眉毛,鼻子上架着一副圆镜片的眼镜,人很温和。午饭后,我去了他办公室,他和蔼地招呼我坐下:“你的情况我基本都了解,你们班主任也跟我说过你学习很用功,你平时练习本不够用就来和我说一声,给你开个条子去总务处领,有什么困难尽管说。”听了他的话,立即有一股暖流传遍我全身,我感激地说:“谢谢傅老师的关心,练习本现在够用,只是做算术题时没有草稿纸。”“这个好办。”他边说边打开一个柜子,先是拿出一个纸袋,又从办公桌下拖出一个大盒子,里面是一些旧本子:“这些本子是上届毕业班的同学用过的练习本,但里面还有很多没有写过的,你可以拿去整理一下做草稿纸用,我柜子里还有很多,用完了你再来拿。”他给我装好本子又从门背后拿下一把二胡来,调了一下弦,说:“你来唱,我来拉。”“我唱得不好。”我拘谨地说。“这又不是上戏台,随便唱,娱乐一下。”傅主任笑道。“好吧,那就唱孔明借东风。”“习天书学兵法,犹如反掌……”我一板一眼地唱了起来。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几个老师围观,渐渐的同学也多了起来,最后连窗户外都挤满了同学,曾道善那几个同学也远远的围观着。我一唱完热烈的掌声便响了起来,老师们个个都对我赞不绝口,同学们都朝我射来羡慕的目光,后来我应围观老师的要求又唱了一首,就这样,我很会唱歌的事传遍了全校。我的数学成绩差并不是我不用功,而是因为我的基础太差了,一时难以提高。其实我是很喜欢数学的,开学前丁秀就为我编写了一本数学习题集。我很喜欢做题目,经常是养母叫我吃饭,我仍沉迷在习题中,“嗯嗯”应一下屁股却不挪动,直到养母走近前来叫我,我才起身,匆匆把饭咽下肚又接着做习题。刚入学时,一上数学课我就紧张,一脸的愁苦,可数学老师总是微笑着向我投来鼓励的眼神,总是巧妙的提醒我解题的要领,又不伤害我的自尊心。放学后他常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辅导,还借一本《学好数学的心得体会》给我看,我稍有点进步,他就表扬我,鼓励我,大大增加了我学好数学的信心。有一次在课堂上,他在黑板上出了一道应用题,问谁能把算式列出来,很多同学都举起了手。我也冲动地举了一下,又怕出洋相,马上又缩了回来。我这个举动没有逃过数学老师的眼睛,他亲切的目光穿过如林的手臂看着我微笑着说:“王显道,你上来。”我脸涨得通红,既兴奋又忐忑地走上讲台,在黑板上列出了式子,老师温和地说:“你讲讲你为什么要这样列式子?”这下我更加面红耳赤,同学们听着我语无伦次的解释,发出阵阵哄笑,可数学老师却震住了大家的笑声:“你们这是笑什么?你们应当为他喝彩,喝彩知道吗,王显道同学是第一次举手回答问题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呀,这说明他有很大的进步,而且他列的式子和刚才的解释都是对的,没有错。他只是第一次上来演板,有点紧张,讲话不是那么清晰,我们难道不该为他的进步而鼓掌吗!”这是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感悟到了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伟大之处。从这以后,我对学数学的兴趣越来越浓,成绩直线上升,在期中考试后的班会上数学老师表扬了我,他说:“虽然王显道这次数学考试成绩不算是最好的,但进步是最快的。”班主任老师也在班会上表扬了我刻苦学习的精神,大多数同学都向我投来了友善赞许的目光。虽然班会课上受到老师的表扬,但下了课后,曾道善等几个同学还是对我冷嘲热讽:“下游的成绩,还觉得了不起。”“这人觉得自己比班上谁都行。”"我看他下学期留级还有脸见人么。"我心里在流血,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。他们嘲笑我,瞧不起我,无非是觉得解放前我是一个放牛娃,小长工,又黑又瘦,穿着破衣烂衫,还大谈理想,说什么要读初中、高中、升大学,认为我是痴人说梦。人穷志不穷,我的理想一定要实现。我绝不辜负三祖父,大哥和老师们对我的期望。我不可以改变我的出身,但我可以改变我的命运,人要想主宰自己的命运,就得具备主宰命运的能力。我暗下决心,到五年级下学期我一定要赶上成绩好的同学,到六年级一定要名列前矛,这是我心底的秘密,从不敢对谁透露半点。

未完待续

往期章节

清清的两塘水1清清的两塘水7

清清的两塘水2清清的两塘水8

清清的两塘水3清清的两塘水9

清清的两塘水4清清的两塘水10

清清的两塘水5清清的两塘水11

清清的两塘水6清清的两塘水12

岁月有声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